pen

好吧 是我输了 输给了深爱的你 好值得

不知所云

钱夹里的照片

似乎有些模糊了
包括里面的记忆

曾几何时
我们都忘了曾经发誓的话
忘了答应却没做到的事
忘了存在的意义

有些神经质的情绪刺激着大脑皮层
痛苦像是没有尽头
肆意地侵蚀着每一寸肌肤
吞噬着每一滴血液
思念毫无预兆的
扑面而来

耷拉的眼皮下
没有焦距的眼神里
似是有一抹难以捕捉的恐慌
莫名的不安渗出体外
想阻止,却有心无力

打雷了,下雨了
劈开了宁静夜空的黑暗
冲走了大地残存的余热
希望它也能带走埋藏的那一丝深情
去哪都好
别再流回心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