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

好吧 是我输了 输给了深爱的你 好值得

矛盾体

她长大了
从眼神里 谈吐间看到的

很欣慰参与她的成长
却也舍不得她的长大


人是矛盾体啊

世界和平

世界和平
世界和平
世界和平

看了新闻 看了照片
看到一张张曾也拥有美丽脸庞的人
被苍白和血痕杂乱地交织着
大人抱着小孩奋力奔跑
小孩趴在海滩上 睡着了
余存希望的人在街头卖着水果 为那灰黑地带添了几分七彩

“会好的吧。”
“不会这样一直下去的。”
“生活还要继续。”

一百年前的我们
也是这么想的吧


记得小学看了《红岩》
哭了很多次
哭得最厉害的应该是江姐被用竹签扎手指的时候 那个时候真是气得想冲进书里暴打那群人
但是没办法啊 好一个没办法呢
还有他当时出事的时候
那种有心却无能为力的感觉
真的很累很累很累
没有力气 耳机里放的歌也没有认真听 装着还蛮随意 眼睛也蛮有神的样子
正常的吃饭 正常的作息 是个正常人


可是
…………

还好他回来了呢


好好珍惜啊 包括氧气
希望大家一切都好

爱你所爱的
没有对错 Love is love.🌈



关于你们。

很多习惯都是在你在的时候养成的。
五月天 本木 喜欢用手背挡住脸颊。
很多很多。
都还在。

可能真的。很多人 很多事。
不会再那么执着了。
就像你说再也不会说‘永远’了那样。
不争不抢的性格。真的很讨厌呢。

看到她秀恩爱了。特别生气。
但也说不出什么。

你要一直幸福下去。


这几天和朋友聊了很多。关于你的。
她说你变了。变得温和了。
不再是那个drama girl了。
还是想为你辩护。说你没变。
但那怎么可能呢。

把关于你的一切。都埋葬在那里了。
你还是那个你。
那个不爱吃饭。天天能在球场上被找到。
那个喜欢自虐。暴打柜子。暴打墙壁。
那个喝酒会胃痛。
那个那天呯地一声倒在我前面的那个。
那个让人想起依旧会心疼的大傻子。

哈哈。很久没提起过你了。
也很久没有喊你的名字了。
写到这里。发现字迹也有点像你的呢。

如果我们不曾相遇。

谢谢你啊。
未来的你。一切都好。
深爱的。永不后悔。


她啊。她怎么说呢。她对我是个谜吧。
像孙悟空的头上的紧箍咒。她是我的魔咒。
可能过几年我就逃出去了。
也可能这辈子就呆在那里了吧。

我也不太懂自己。
再也没有那时候的那种激情了。
却仍是爱着。很深。
其实与其说爱。也不知道是不是执着太久后的不甘心。

她们怎么这样啊。
都不负责任的吗。
哎。抬起头就看到书架框上写的你的名字缩写。小小的。
看吧。书架都知道我的想法。
耳机也刚好在放‘突然好想你’呢。真的好想你。

你就是统统都不知道呢。
装傻吗。亦不想去拆穿了。

经常梦到你呢。
梦里我们经常牵手。经常拥抱。
醒来以为是昨日的故事。

曾经问过你一些很矫情的问题。得到了肯定答案后也没有显得很开心。
现在不想问了。
没有谁能那么确定未来呢。
但是此刻的我。真的很爱你。
总是看起来没心没肺的你。
其实比谁都懂的。

在这浮华残酷的世界里。
有我陪你呢。

对很多事情好像都不太感兴趣了。
只是想说努力吧。
毕竟是你的人生。
值得珍惜的东西。一定不要让它们从指缝里溜走了。

希望家人们都健康平安快乐。烦恼离得远远的。
朋友们都好好的。
在追梦的路上闪着耀眼的光芒。也能沉淀。
希望大家都能找到the one吧。如果你向往的话。

23:54了。
不早了。晚安。



听到别人的社交遭遇 无奈的同时 也很开心你在这方面不用我太担心 虽然不喜欢生活的种种让你不得不成长

喜欢你笑起来没心没肺的样子
喜欢你酷酷的别人看见就不敢欺负你样子
喜欢你嘟着嘴的样子
喜欢你看到满排零食两眼放光的样子
喜欢你装傻的时候摇头晃脑的样子
喜欢你开玩笑骗我的样子
喜欢你吃雪糕时心满意足的样子

这世上喜欢的所有
都是你的样子

上课不要迟到了
小鱼儿 早点睡吧

我爱你 一如既往

因为知道人类无止尽的贪欲 所以我不是太想拥有你

我乖了很多年 你都没有回来

我等你很久了。

从你的文字里读出了成长
欣慰的同时也很心疼
那个看起来没心没肺的你
好可爱呢

不想你长大
不想你害怕
不想你被这污浊的世界淹没

该来的总会来的
该面临的总会到的

勇往直前吧
Support bae whatever u do.

晚安🌙

你依旧是那个我捧在心尖细心呵护的宝贝
以前是
现在是
以后更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