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ee

走一走瞧一瞧

【轰出】逮着了

  最近,绿谷的桌斗里总是莫名其妙的被塞满了各式各样的零食。

  这天,他天还没亮就来到了教室,躲进了讲台底下,试图逮住所谓的“犯人”。

  半晌,教室里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后又有书包拉链被拉开的声音……终于等到类似零食包装袋被拿着而发出的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闻声,绿谷从讲台底下爬了出来。


绿谷:诶…!!轰……轰君!原……原来是你一…一直偷偷往我抽屉里塞零食啊…!!很好吃呢,谢谢轰君!!但是不用为我如此破费的…!!好难为情……


轰:嗯……被发现了呢。没事的,你不用对此感到有任何负担,我只是特别喜欢为喜欢的人花钱的感觉。


……真是霸气的理由啊。



“我……我也喜欢你…!!”绿谷在心中疯狂的呐喊道。


【轰出】荞麦面给的答案

  放学后,他走在回家的路上,边走边踢着路旁的小石子,似是有些焦虑和烦躁。拐过了街角,走进了一家拉面店。

  冰凉的荞麦面摊在竹席上,面上还撒了些许紫菜。他垂头看着平时自己最喜欢吃的,但闹心事却让他不太有胃口。 哈…怎么办,我的荞麦,我的面……他低喃着,叹着气,夹起又放下十几次,也还是没有吃一口。要不你来告诉我吧,我要是吃到最后一根是喜欢他,那我就去告白了,要不是的话,我……那再说吧。

  说着,便吸入了第一根面条。“喜欢”,紧接着第二根,“不喜欢”。“喜欢”,“不喜欢”…………他专注地吸着面条,小心翼翼地数着,生怕错了顺序。

  ——喜欢,不喜欢,喜欢,不喜……


  终于,面快见底。倒数第二根——“喜欢”,他夹起了最后一根,是“不喜欢”。他征住了,不知道如何是好的他,眼底涌出失落和不爽的小情绪……

  他气得将那根面条夹成了两段…………………………………………… 嗯??????

  此刻,星星在他的眼中闪烁,心里也已开始敲锣打鼓放鞭炮了。嘴角勾起了好看的弧度,藏不住的笑意在刹那间绽放。

  “哦,是喜欢啊。这可能就是天意吧。嗯,我喜欢你。” 坚定地重复着,他似乎没有发现,对面镜子里映出的自己,早已红了耳根。

  结账后,起身擦了擦嘴,他便踏着轻盈的步伐,走上了告白之路。


————

幼稚园的文笔,但快要被这对甜死了不管了不管了…………他们太好了。


(deku生日快乐啊啊啊啊!!!!小天使啊绿谷小天使我的天使!!!

                            【【【来自Shoto的祝福。


突然思考

我们都终究会毕业,从学校毕业,从小孩毕业,从人生毕业。

虽然有这么多次毕业,但每一次都值得珍惜,值得怀念。

一生没有很长也没有很短,有什么喜欢的,珍爱的就勇敢去追吧,当然不犯法是前提。

在执着的同时也要记得放过自己。难过的,美好的,都让它们活在心底,存进回忆,那都是人生的一部分。


累了就躲进黑夜里,因为偷偷喘口气,也没人会发现那个人是你。

不知所云

钱夹里的照片

似乎有些模糊了
包括里面的记忆

曾几何时
我们都忘了曾经发誓的话
忘了答应却没做到的事
忘了存在的意义

有些神经质的情绪刺激着大脑皮层
痛苦像是没有尽头
肆意地侵蚀着每一寸肌肤
吞噬着每一滴血液
思念毫无预兆的
扑面而来

耷拉的眼皮下
没有焦距的眼神里
似是有一抹难以捕捉的恐慌
莫名的不安渗出体外
想阻止,却有心无力

打雷了,下雨了
劈开了宁静夜空的黑暗
冲走了大地残存的余热
希望它也能带走埋藏的那一丝深情
去哪都好
别再流回心底

【出胜】芭蕾课

                                        一 


   “请大家用热烈的掌声请出即将担任我班芭蕾课的桑桑吉老师!”饭田一本正经地大声喊道。

   “啪啪啪啪啪啪啪……”连绵不断的掌声响起。

   顶着一头银发的桑桑吉老师哼着小曲儿轻快地走进了教室。用一对妖魅的桃花眼迅速地将全班同学扫视了一遍,那阴柔的五官,修长的身材以及一双真的好看到爆炸的手,让以茶子领头的女生们疯狂的尖叫着,当然也包括小部分男生。

    坐在后排的爆豪盯着位于前排那正嗨得起劲的臭久,那永远的海狗式鼓掌就真的是不能恭维。“嘁!这么兴奋干嘛!搞什么啊这老师,gay里gay气的,鼓什么掌啊,要不要这么欢迎啊,芭蕾是什么鬼啊??……” 爆豪嘟嘟囔囔地说着,手心里发出了只有他自己能察觉到的嘶嘶声。

   “Hello大家好,我是今年你们高一新开设的芭蕾课老师,你们呢是我的第一届学生,还蛮有缘的。你们可以叫我小吉噢!” 

   “小吉小吉!!”大家都很嗨的叫着,可能是第一次见这么帅的老师,新鲜感爆棚吧。

   “呐好了好了,你们呢是我的第一届学生,那个,是不是需要选一下课代表?一名男生一名女生吧。”

   “我啊我啊选我啊小吉!!”整个教室又一次被叫喊声包裹着,而此时就快把脚跷上天的爆豪已经翻了无数个白眼了。

   “哎哟这么多人想当啊,那我从名单里抽一个吧……那就八百万百同学还有嗯…绿谷出久同学吧!站起来我认识一下。” 

   “啊我!!我真的可以吗……”绿谷兴奋的同时又开始怂了。


  “请大家移步三楼新建的舞蹈室。记住!要把鞋脱好放门口哦!”

  “哇!!!好酷啊!!!”大家对四面都是镜子的教室好奇地议论着。

  “绿谷同学,你去登记一下大家鞋子的尺码,然后去一楼器械室领舞蹈鞋。”

  “茶子,你的鞋多少码?上鸣,你的鞋多少码?蛙吹啊不…梅雨酱你呢?你呢?”出久一个个认真地询问着。

   “小胜,你的……嗯?小胜呢?算了不用问,我知道。” 说着便在表格内工整地写下“41码”。然后就急急忙忙往一楼赶了。


    五分钟后,出久提着一袋粉粉的舞鞋上楼了。


  “哎呀实在抱歉各位男同学,我忘记跟器械室老师说男生要订黑色的舞鞋。嗯……大家就将就将就吧!穿好鞋就站好吧。” 小吉在十分愧疚的表情里掺杂着一丝丝像是得逞后的暗喜情绪,嘴角弯起的微微的弧度,很难察觉,但却是不巧,被刚好从厕所回来的爆豪看到了。


   “嘁!”





Ps: 桑桑吉老师 -- 个性:极强的柔韧度

  【【  ………不知所云…】

【出胜】致小胜

致小胜:

等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新学期已经开始了吧。

嗯,我转学了。

对不起,都已经离开了也没有说出口。每次一起吃饭一起放学回家的路上,几乎都要脱口而出的时候,听到你和其他同学在嘻嘻笑笑聊着天,在余光里看到你咧着嘴角的笑颜,我忍住了。

时间过得很快呢。
陪伴了我十五年的,我的竹马。
虽然你总爱欺负我,但好像你也只欺负我。人们说,越喜欢一个人就越喜欢欺负他……哎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可能到头来,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

我好喜欢你。

当初察觉到自己对你居然有这种感情的时候,疯了吧,每天都在这样质问着自己。像被抽了魂一样,双目无神,夜里失眠,白天也无心锻炼,无心向学。
很痛苦啊,那段时间,很痛苦。

后来,时间久了,我想开了。反正你不会喜欢我,这不可能,就是做梦也肯定想不到我喜欢你。所以啊,我的暗恋之路就这样开始了。

因为你喜欢吃辣的,几乎不吃辣的我开始尝试了;

怕你饿了,不怎么吃零食的我在抽屉里囤了一堆;

看到好吃的好玩的东西都想给你买;

吃饭的时候都会放几片我的猪排在你的盘子里,然后很随意的跟你说我吃腻了;

每次你和切岛他们在一起讲着笑话嬉嬉闹闹我都会有些不开心;

你走在我前面的时候,我总是一路望着你的背影,瞳孔里映着天使,然后不停地意淫着我们的未来。

我还喜欢上课用余光瞄你;

训练的时候也总是注意着你有没有受伤;

每天都翻着有几百张你的照片的相册;

踩着你走过的脚印,“不经意”的脚步一致;

努力跟上你呼吸的节奏……

每天,都总想让你依赖我。

疯了吧。


期末考前,我告诉茶子了。跟她说我要转学了。她很震惊,满是不舍。我和她再三强调了不要告诉别人,尤其是你。她问我为什么不告诉你,我说我还没想好,可能过几天再说吧。

然后一晃就到最后一天了,我,还是没有说。
凌晨的时候,我躲在被窝里打给了茶子,“怎么办啊,我说不出口。”“那个,deku,你先别生气啊…那个,我,我我上周就跟爆豪说了你要转学的事……”“????嗯???”当时激动得说不出话,瞬间想说的话语一窝蜂全部涌出,堵在了喉口,只能握紧拳头,不让自己失控。
“你……你你怎么说的。”我努力地压低声音。
“嗯…我跟他说你要转学了,一起给你准备个礼物吧,他笑着说哈哈哈开玩笑吧这怎么可能根本不可能你都没告诉他,然后我又说你是怕他难过所以才没说的。然后他没在笑了,说了声嗯就走了。”
“……”
“诶你千万别生气啊!!我只是觉得应该说一声…”
“……嗯,我没生气。很晚了,你快去休息吧。晚安”
“晚安。”

那晚,我躲在被子里哭了许久。

原来你早就知道了,可你为什么不说。
我不说你也不说。

傻瓜。

我很想你。新学校里没有朋友,没有你。
没有闻到你锻炼完散出的专属于你的汗液的味道。
没有看到你欺负人的身影。
没有听到你讲话时那股傲慢的语气。
没有人像你的发质那么硬。
没有人哭着吼着说一定要超过我。
没有人让我有吃辣的动力。
没有人可以把我一下轰出几十米外。
没有人欺负我。
没有。


今天是你生日啊。
很遗憾没有陪你一起,我很难过。


生日快乐,爆豪胜己。

我的英雄。

我的小胜。
我最好的小胜。
全世界最好的小胜。


                                      爱你的废久





【………】

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茨酒】小学生

  “起床啊!!今天开学啊!!”酒吞边捶打着被子边大声的吼道。

 

    ……安静如鸡。

 

    凭着这么多年开学季的经验,酒吞用脚趾都能想到,这会的茨木正等着他给他换衣服洗脸蛋收书包整行李。满脸无奈却也认命。打开了宽大的衣柜,乱如麻的衣服让酒吞重重的叹了口气。翻了好一会儿才到一套完整的校服,接着又收拾了些日常的衣物,叠好放进了行李箱。

 

     直起腰的同时望了眼时钟,“快点起来啊还有十分钟!!” 对酒吞这种模范生来说,不旷课不迟到不早退是最基本的原则和底线,天知道茨木此刻为什么还四仰八叉死皮赖脸地躺在床上,妈的再不起来我走了,酒吞叨叨叨的咒骂着,茨木闻言这才立马起身洗漱更衣。他三两下了扯下了睡衣,寒假苦练出的腹肌此刻正被橘红的晨光照耀着,似巧克力板般,均匀养眼。茨木自恋的在全身镜前赏了又赏摸了又摸。“不要脸,快点啊!” 

 

    ……嗯,酒吞的叨叨声就没停过。

 

    在距离迟到还剩两分钟时,两人才拖着行李箱飞奔着冲出了家门。

 

    踏进樱学园的那一刻,相当振奋人心的加勒比海盗主题曲正好响起。

 

    松了口气的两人开始放心的大口喘气。和他们先后踩点踏进学校的黑白兄弟和三年级的天邪组合正一脸疑惑的细细打量着他们,不时还发出了笑声。“搞毛啊,看屁哦。” 茨木不满的说道。

 

    ……

 

    “我靠啊忘记把头发染回来了!!”酒吞和茨木对视了一眼后异口同声的喊道。

 


 

    “小小年纪就染发啊像什么样子!才多大啊你们你说说……酒吞啊酒吞,你是好学生啊,干嘛跟着茨木学染……” 教导主任已经教育了个把钟了。茨木不耐烦的掏了掏耳朵,酒吞就,就站的腿都快软了。

 

    说来这都要怪丘尼阿妈,没事说体验什么新生活,当然也要怪神乐姐,没事开什么发廊啊,茨木在心里嘲讽着说着,一脸不满的样子,让教导主任以为是还没教育好,于是又叨叨了个把钟,直到吃午饭时才放他们走,并勒令他们下星期军训前必须染回来,否则停课回家反省。

 

    

 

    成吧,那就周末再说好了。

 

---------------------

ps: 瞎写的=_=

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