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S

走一走瞧一瞧

【茨酒】小学生

  “起床啊!!今天开学啊!!”酒吞边捶打着被子边大声的吼道。

 

    ……安静如鸡。

 

    凭着这么多年开学季的经验,酒吞用脚趾都能想到,这会的茨木正等着他给他换衣服洗脸蛋收书包整行李。满脸无奈却也认命。打开了宽大的衣柜,乱如麻的衣服让酒吞重重的叹了口气。翻了好一会儿才到一套完整的校服,接着又收拾了些日常的衣物,叠好放进了行李箱。

 

     直起腰的同时望了眼时钟,“快点起来啊还有十分钟!!” 对酒吞这种模范生来说,不旷课不迟到不早退是最基本的原则和底线,天知道茨木此刻为什么还四仰八叉死皮赖脸地躺在床上,妈的再不起来我走了,酒吞叨叨叨的咒骂着,茨木闻言这才立马起身洗漱更衣。他三两下了扯下了睡衣,寒假苦练出的腹肌此刻正被橘红的晨光照耀着,似巧克力板般,均匀养眼。茨木自恋的在全身镜前赏了又赏摸了又摸。“不要脸,快点啊!” 

 

    ……嗯,酒吞的叨叨声就没停过。

 

    在距离迟到还剩两分钟时,两人才拖着行李箱飞奔着冲出了家门。

 

    踏进樱学园的那一刻,相当振奋人心的加勒比海盗主题曲正好响起。

 

    松了口气的两人开始放心的大口喘气。和他们先后踩点踏进学校的黑白兄弟和三年级的天邪组合正一脸疑惑的细细打量着他们,不时还发出了笑声。“搞毛啊,看屁哦。” 茨木不满的说道。

 

    ……

 

    “我靠啊忘记把头发染回来了!!”酒吞和茨木对视了一眼后异口同声的喊道。

 


 

    “小小年纪就染发啊像什么样子!才多大啊你们你说说……酒吞啊酒吞,你是好学生啊,干嘛跟着茨木学染……” 教导主任已经教育了个把钟了。茨木不耐烦的掏了掏耳朵,酒吞就,就站的腿都快软了。

 

    说来这都要怪丘尼阿妈,没事说体验什么新生活,当然也要怪神乐姐,没事开什么发廊啊,茨木在心里嘲讽着说着,一脸不满的样子,让教导主任以为是还没教育好,于是又叨叨了个把钟,直到吃午饭时才放他们走,并勒令他们下星期军训前必须染回来,否则停课回家反省。

 

    

 

    成吧,那就周末再说好了。

 

---------------------

ps: 瞎写的=_=

评论

热度(19)